Liny-凌栩

Liny,大学狗,PM万年推,ES深坑中,Els回坑玩家。

ES-涉零涉无差拒拆,凛泉,五奇人、KN、海生内销。

Els-HE厨,SDCN我女神,MM(ADD)BL可爱可爱可爱,再可爱最后还是我的孩子最可爱!!!(nm

自嗨写手,小窗话废,不抱着打算混熟的准备来找我最后只会躺列。



头像@米糖,路卡是自家孩子。

【盖亚】靡靡。

微盖雷向(?)
写给妹妹玩儿的,赛尔的印象停留在13年,对盖亚的印象只停留在最初,他还是那个骄傲又不羁的战神。

挺喜欢战神联盟的关系,所以丢个文,十分我流。

靡靡。

  红色的发尾在视线里一甩一甩地摆着,走在前面的人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拿着电话聊着天,边说边断断续续地哼着小曲,那愉快的意味都要从她的背影溢出来了。

  跟在后头的白发少年一脸不耐烦,淡淡用鼻子哼了声,把手插进裤兜里,视线又在街上的人群扫了一遍。

  ——无聊。

  不过他自己本身也说不清他到底为什么要跟出来,有这功夫陪着这莫名其妙的女人在街上闲逛,他还不如在家多琢磨琢磨新的战斗招式...

2018-05-28

【涉零】远方。

是之前答应给别人的单方性转段子ԅ(¯ㅂ¯ԅ)……好像说该有两个单方性转的,但是涉的场合一直不知道写什么好,一搁置就不知道搁置了好久……
凑合着看吧小甜饼段子……

# 涉零涉
# 单方性转- 零的场合

  坐在开往远方的大巴车上,朔间零百无聊赖地思考他们会去哪儿。她瞥了坐在身旁的日日树涉一眼,对方正满是兴趣地看着窗外的风景,时不时还要掏出手机拍上点什么。

  这趟出门是之前缺掉的修学旅行的替代品,两个人的毕业旅行……说归这么说,但朔间零总觉得日日树涉当时的发音好像有点奇怪,似乎咬成了什么让人有些在意的词。

  不过朔间零没有在意这个,更让她在...

2018-05-28

突然有一个梦想。

我想把每一个PM都写过去——

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做到啊。

2018-05-02

【HEBL】交织。

# HEBL
# 一辆乱七八糟,硬不起来,还要侧翻的假车
# →不好吃,OOC,不好吃←

【全文走这儿】 ↓↓↓↓↓
【https://shimo.im/docs/xl9df7EqAowGpYNh】

————————————————————————————
【整篇只有一个链接感觉自己很糟糕,还是把最后一段丢出来吧(。】

  ……

  “不把我带走吗?”

  摇头。

  “嗯?你不是这么想的吗?”

  “……你不想。”

  “……咦。”

  “我会守护你。”

  “噗嗤……”他失笑,“我足够强...

2018-04-07

【BLHEBL】混沌中。

# BLHEBL,无差
# 试试手感,瞎摸🐠,估计还是有不少bug
# 不好吃,是刀,大概

  那是一只暗绿色的蝴蝶,在黑暗中带着微弱,又无法忽视的光芒。它蛮不在乎的飞舞着,环绕在Bluhen的身旁。

  Bluhen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他刚刚睡醒。

  蝴蝶飘到了他的面前,他伸出手,让它落在指尖。

  “要带我走吗?”Bluhen歪了歪脑袋,对它笑。

  暗绿蝴蝶的触角抖了抖,它的翅膀扇了扇,落下黯淡的荧光……蝴蝶飞离了他的指尖,在视线中,飘飘忽忽,晃晃悠悠地前进。

  Bluhen不紧不慢地跟着蝴蝶走,他知道它会把他带到哪...

2018-03-14

【BLHEBL】森之奏乐。

# BLHEBL,无差
# 私设世界观
# 吟游诗人Bluhen & 树妖Herrscher
# 不伦不类,有原设参考但是私设如山,人物拿捏不准,OOC,OOC,OOC,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 既然都拖到今天了,就当是HE的登场贺文吧xxxx

共计:9712

森之奏乐。

文/栩

  Bluhen怀疑自己的眼睛怀疑了三分钟。

  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一个影子。

  似树非树,似人非人,慢悠悠地穿过林间小径,树木的缝隙之间,那个身影隐隐绰绰。

  直到他走到岸边,拨动湖水,那朦胧蒸腾的雾气散开些,Bluhen这才看清楚,那不是错觉。他跨过湖面...

2018-03-06

【涉零涉】团子诶!

# 涉零涉
# 一个私心卖萌的短篇嘿嘿嘿
# 好懒得动脑啊——写个傻逼文掉掉粉——

团子诶!

  日日树涉醒来了。

  他今天没有一骨碌地坐起来,因为他坐不起来。他用眼睛滴溜溜地转,房间里的一切都没有问题……除了,除了一个朔间零。

  一个圆溜溜的朔间零!

  ——「Amazing!!」

  日日树涉蹦起来,扑到那个圆溜溜的朔间零身上——“呲溜”一声又滑了下来。美梦中的朔间零受到了剧烈的冲击,不满地拱了拱。

  ——总有些别扭的感觉。

  朔间零挣扎了会儿有些不耐烦地睁开眼睛要看日日树涉又弄了什么花把戏,结果他反...

2018-03-06

【五奇人】Happy Halloween!

# 别问我为什么今天是这个标题,这是一篇本子的旧文,今年大概是没赶上生贺了,之后会补上,所以先,凑数吧……
# 旧文看得已经满是OOC了,所以,嘘——
# Happy Halloween!
# 五奇人

  “笃、笃、笃”,规律的敲棺声在耳畔响起,棺木中的吸血鬼缓缓睁开眼睛,恰好看到那黑暗中被逐渐拨开的一线微光。

  意识中的时间与空气开始流动,棺木外面的气息比起内里要稍许冷上一些。

  吸血鬼抬手将那已不必要的棺盖推开,缓缓坐起身来,第一眼看到的是那为叫醒自己而长时间守候在棺木外的使魔……半跪着的银发使魔低下头,将吻落在那扶着棺木的手上,他毕恭毕敬地道,“您终于醒...

2018-02-21

【涉零涉】畅月。

# 久违的涉零涉,超级OOC
# 太忙了,非常赶的生贺呜呜呜
# 零尼生日快乐

畅月

  肩膀上沉甸甸的重量和平静的呼吸声令人心安,互挽着的手臂和相握的手有着熟悉的温度。

  透过一丝缝隙窥得的光明,那个人背光而立,长发和外套被风吹得飞扬,他的手扶在窗框上,光明吞噬了他大半的身影。

  ……

  “早上好☆~”

  日日树涉双手捧着脸,作一副乖巧模样趴在朔间零的膝盖上。

  “早喏,日日树君……嗯……?”朔间零眨巴眨巴了眼,想伸个懒腰,才发现自己的肩膀上压着什么。

  逆先夏目靠在他的肩膀上环着他的手臂,睡得正香...

2017-11-02

【ES/涉零】蝴蝶飞进了酒杯。

# 涉零
# 一个片段!脑洞起源自吉子太太的吧唧!然而全是瞎JB写(最后都不知道在干嘛了
# 大写滴OOC

  古朴严肃的大堂内,深沉古典的舞曲和似真似假的尖利笑语相交错,高脚杯内的殷红酒液在暗色灯光下泛着一波一波暗沉沉的辉漪……余光注意到时,那冰色的蝴蝶已经胆大包天地落到了他的杯沿上。

  ——哦呀……

  冰蝴蝶自身的冷气在杯沿上蒙上一层薄雾,朔间零正要去触……他本打算用火烧它,结果那冰蝴蝶在他伸手时就那么碎了,干脆利落地落进他的酒杯里,酒液与冰块交合融汇,只余那冰与水与杯壁相触的悦耳脆响和那自红色深处泛起的些许透明气泡。

  朔间零啧声,勾起嘴...

2017-10-17

【ES/涉零涉】晚风。

# 摸鱼,瞎JB乱写。

晚风。

  秋天萧索的傍晚,冷清的小公园。

  从荡到高处的吱呀吱呀的秋千上跃出来,轻盈地落在撑出地面的半球型彩色爬架上,手臂一钩脚一蹬,身子便摆开去,秋风带着落叶扫到他的脸上,他借势张开手臂,舒展身体,像是要随着风飘出去,飞到空中。

  有人拉了他一把,直把他整个人向上提了一提,干脆兜进怀里。

  日日树涉没被刮走,他欢喜地扑进朔间零的怀里,他们倒在半球的顶端,两个人都有一条腿落进架子间的洞里,伸出另一只腿勉强踩着阻止身体下滑的趋势,他们单手相拥,摇摇欲坠。

  朔间零嫌了他一句,日日树涉反而被表扬似的开心...

2017-09-25
1 / 17

© Liny-凌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