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y-凌栩

Liny,PM万年推,ES深坑中。

涉零涉无差拒拆,凛泉,奇人、KN、海生内销。
自嗨写手,话废,不care其他。



头像@米糖,路卡是自家孩子。

【涉零涉】畅月。

# 久违的涉零涉,超级OOC
# 太忙了,非常赶的生贺呜呜呜
# 零尼生日快乐

畅月

  肩膀上沉甸甸的重量和平静的呼吸声令人心安,互挽着的手臂和相握的手有着熟悉的温度。

  透过一丝缝隙窥得的光明,那个人背光而立,长发和外套被风吹得飞扬,他的手扶在窗框上,光明吞噬了他大半的身影。

  ……

  “早上好☆~”

  日日树涉双手捧着脸,作一副乖巧模样趴在朔间零的膝盖上。

  “早喏,日日树君……嗯……?”朔间零眨巴眨巴了眼,想伸个懒腰,才发现自己的肩膀上压着什么。

  逆先夏目靠在他的肩膀上环着他的手臂,睡得正香...

2017-11-02

【ES/涉零】蝴蝶飞进了酒杯。

# 涉零
# 一个片段!脑洞起源自吉子太太的吧唧!然而全是瞎JB写(最后都不知道在干嘛了
# 大写滴OOC

  古朴严肃的大堂内,深沉古典的舞曲和似真似假的尖利笑语相交错,高脚杯内的殷红酒液在暗色灯光下泛着一波一波暗沉沉的辉漪……余光注意到时,那冰色的蝴蝶已经胆大包天地落到了他的杯沿上。

  ——哦呀……

  冰蝴蝶自身的冷气在杯沿上蒙上一层薄雾,朔间零正要去触……他本打算用火烧它,结果那冰蝴蝶在他伸手时就那么碎了,干脆利落地落进他的酒杯里,酒液与冰块交合融汇,只余那冰与水与杯壁相触的悦耳脆响和那自红色深处泛起的些许透明气泡。

  朔间零啧声,勾起嘴...

2017-10-17

【ES/涉零涉】晚风。

# 摸鱼,瞎JB乱写。

晚风。

  秋天萧索的傍晚,冷清的小公园。

  从荡到高处的吱呀吱呀的秋千上跃出来,轻盈地落在撑出地面的半球型彩色爬架上,手臂一钩脚一蹬,身子便摆开去,秋风带着落叶扫到他的脸上,他借势张开手臂,舒展身体,像是要随着风飘出去,飞到空中。

  有人拉了他一把,直把他整个人向上提了一提,干脆兜进怀里。

  日日树涉没被刮走,他欢喜地扑进朔间零的怀里,他们倒在半球的顶端,两个人都有一条腿落进架子间的洞里,伸出另一只腿勉强踩着阻止身体下滑的趋势,他们单手相拥,摇摇欲坠。

  朔间零嫌了他一句,日日树涉反而被表扬似的开心...

2017-09-25

【ES/涉零】虹鸟与夜樱 -前篇& 置换。

# 涉零
# 虹鸟与夜樱 - 前篇 & 置换

置换。

  那股熟悉的温和近了。

  樱树抖了抖身子,隐隐约约地感到开心。

  温柔的手抚摸着树身,樱树有些贪婪地享受着,大口呼吸着空气,像是要把他的气息封进树里。

  当然,他只是一棵樱树,再怎么努力,表达出来的也就只有抖抖枝干,晃晃叶子。

  ——樱树仅有的少得可怜的情绪是极其细微的。

  那么一切记忆就是从他不再只是一棵树那天开始的。

  “汝想说话么。”完美无瑕的神祗抚摸着树身,感受着他因喜悦而微微颤抖的身体……神祗来到树下很多次,次次如此。

 ...

2017-09-15

【ES/涉零涉】不思量。

# 涉零涉
# 大概没啥关联,意识流乱写一气

1

  朔间零蹲下了身子。

  不常见光的皮肤远比正常的地方要白,零握着他的脚踝把他的脚抬起来,白皙的手指按在上面,看上去相当柔和。

  身长近一米八的男人的脚当然说不上什么玲珑小巧,但因为怕痒而微微蜷着指头的模样倒是有几分可爱。

  涉低着头看他,抿着唇笑,眼中的光足是一个好奇宝宝;零在为他套上水晶鞋,看上去就像王子在寻找心上人的那个桥段。

  脚契合进了鞋子里,冰冰凉的触感令涉吃吃地发笑,他看着零站起来,伸出手,眉眼弯弯,有那么点挑衅。

  零当然无所谓,握住他戴着柔软手...

2017-09-05

【胡言乱语】希望高塔没有钥匙。

# 随笔,半夜的胡言乱语
# 不是同人,不要代入

  “您好,飞鸟先生。”

  “您好,拆花瓣的小姐。”

  雪白的飞鸟从没有玻璃的窗口飞进来,落到地上变成了人,是一个娇小的少年,他戴着小小的礼帽,穿着整齐的燕尾服,领口打着精致的蝴蝶结,努力做一个绅士的模样。

  “恕我直言,您的心肠不太好?”飞鸟变作的少年视线在屋子内转了一圈,最后落到了姑娘的手上,她正在将花瓣一片一片地揪下来,口上喃喃念着“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欢……”,落下的花瓣一片一片落进了垃圾桶,而垃圾桶里各色的花瓣已经堆了一半,“花朵是无辜的。”

  那姑娘头都没抬,哈哈...

2017-09-03

【ES/五奇人+∞】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 五奇人+∞ & 奏汰生贺
# 海贼设定,但是非常不正经,不要在意xxx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咕——咕咕——”

  “准时回来了吗,真是好孩子!”

  飞洋过海的禽鸟落在了银发青年伸出的手臂上,乖巧地让对方取走绑在自己腿上的小小物件,银发青年抚顺了鸟儿被海风吹得凌乱但依旧触感良好的白羽,空着的手晃一晃,摊开手心中的食物犒劳它。

  “辛苦了,好好休息吧。”青年将白鸟带回来的小小方盒在指尖把玩了一番,看它吃得差不多了便点点它的脑袋,让它回房间休息去。

  目送白鸟回了房间,银发青年便翻身从瞭望塔上跳下来,径直往船头跑...

2017-08-30

【ES/零涉】君自何处来。 11-14

君自何处来。 11-14


※ 事前预警

1.妖怪paro,黑豹零&白鹿涉,大量私设存在。

2.OOC存在,个人理解存在。

3.有二逼兮兮的自编歌词(目前没填完),不喜请跳过。

4.全文共计 34380,因此分三部分发送,接受请往下,观看不适请自行退出避雷。


11


  “哦。”朔间零应了一声,随后有些得意地扬了嘴角,“是个不错的决定呢。”


  “你事先一声招呼都没打!连一句告白都没有!”日日树涉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就不怕我拒绝你?”


  “嘛,这点自信吾辈...

2017-08-23

【ES/零涉】君自何处来。 06-10

君自何处来。 06-10


※ 事前预警

1.妖怪paro,黑豹零&白鹿涉,大量私设存在。

2.OOC存在,个人理解存在。

3.有二逼兮兮的自编歌词(目前没填完),不喜请跳过。

4.全文共计 34380,因此分三部分发送,接受请往下,观看不适请自行退出避雷。


06


  排除妖族后代之后,妖大体可分先天和后天;草木妖和物妖讲精魄,而兽妖讲机缘。


  后天的兽妖弱且少,但往往具备生存能力,易于存活;先天兽妖,虽天赋较强,但初生稚嫩却身显种种妖异之处,怪状不断,在普通种群中往往被族群和父母视为异...

2017-08-23

【ES/零涉】君自何处来. 01-05

君自何处来。 01-05


※ 事前预警

1.妖怪paro,黑豹零&白鹿涉,大量私设存在。

2.OOC存在,个人理解存在。

3.有二逼兮兮的自编歌词(目前没填完),不喜请跳过。

4.全文共计 34380,因此分三部分发送,接受请往下,观看不适请自行退出避雷。


01


  恼人的初春时节,难得沉寂了一个冷冬的山上又开始变得吵吵闹闹。


  朔间零心中这么抱怨着,但是实际上心情也说不上有多坏,顶多就是对又要重新稳固这个山头的结界,再应对那些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的挑战者这种事感到麻烦而已。...

2017-08-23

谁来为他们发声?

嘛,既然看到了也转一下。
写点什么自勉。

※ 讲着讲着就跑题了,而且我的话不适合那些与我创作目的不同的人听。

互相膈应真的没趣,画手文手在我眼里只是讲故事分享感动的方式不同,以及作为文手我真心的表白画手太太们。

不过,也想说,不想涉及利益就没必要 太 在意所谓热度了,如果你只是享受创作的乐趣的话。
被人喜欢夸奖当然值得高兴,但要为此争取……很难说会慢慢变成什么样,当然我说的是不涉及利益的前提,并非拿他吃饭,仅作精神享受的程度。

自由自在的创作时,精神上是很愉快的。
一篇文的热度不能完全代表作者对其心血投入的程度,也不能代表作者本人对其的喜爱程度;打个比方说,如果你对自家孩子的爱完全取决于他多...

2017-08-20

【ES/梅露可paro】设定篇

# 偶像梦幻祭 mlk世界观设定
# 五奇人主+宙+∞
# 设定纯粹是个人喜好,写着玩,不一定填坑

日日树涉
国家:魔法之国
属性:光法
背景:出生之地是魔法之国,是被捡来的孩子,似乎继承了某个家族的血统,魔力天生很高,有着魔法师的骄傲同时也极其喜欢无需借助魔力的魔术和科学,十分喜欢鸟类的声音,有机会的话会跑到动物之国去聆听鸟族的歌声,并且自己养了一大堆鸽子魔宠,是魔术的搭档同时也是家人和朋友。被某学者家庭收养,家内拥有一间藏书阁,大半童年是在书籍和魔法练习中度过。
  曾经随养父母出游调研,在电国碰见旅游中的朔间零,受到对方青睐的同时,深深被其谈吐与魅力所吸引。考虑到养父母的安全问题拒绝了...

2017-08-16
1 / 17

© Liny-凌栩 | Powered by LOFTER